科学研究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研究实践» 科学研究

【田野调查】箭扣长城修缮现场调查



“箭扣长城”是现代人对怀柔慕田峪长城向西,再向北至延庆九眼楼长城的称呼,该段长城以险峻著称。晚清诗人刘庆堂曾形容箭扣“攀跻之难,过蜀道”,并留下诗句:同游到此齐翘首,遥望人从鸟道来。箭扣长城分布区域是明代长城“九边”的镇、昌镇、宣府镇长城交汇点,因此也有称“北京结”。

2016年启动的箭扣长城维修工程至今已开展了三期。这段长城的维修践行的“最少干预”、“原材料、原工艺、原做法”文物保护理念受到社会各界普遍认同。

为完成国家文物局“明代砖石质长城保护修缮工程技术文件”课题任务,我们与北京怀建集团有限公司工程师程永茂老师约好一同前往箭扣长城151号敌台维修点。与我们同行的还有湖南卫视工作人员和一些健步走爱好者们,一路上大家从媒体工作者、长城维修人员、高校研究者以及社会公众的不同视角,热烈的讨论着长城。

箭扣长城

前往151号敌台施工现场

作为箭扣长城维修工程技术顾问,程老虽已年逾六十,但却是我们当中登长城最无压力的一位,我想除了每周至少2次登山“体能训练”外,从他如数家珍、热情洋溢地介绍牛边、正北楼、鬼见愁、缩脖楼、油篓子顶、翻石过、擦边过、十八蹬、将军守关、天梯、鹰飞倒仰、北京结、西大墙、九眼楼等这段长城的各个地点来看,来自心底对长城的热爱,是程老真正永葆活力的最重要原因。

程老亲自示范砌砖技艺

登至正北楼,程老说,在箭扣长城维修一期工程中,设计要求做到“不过分干预”,新砖添加率约为40%左右。2018年8月开工的二期工程,维修工程变得更为“保守”,真正地做到了“最小干预”。为了做到在最小干预的前提下消除隐患,并保持长城原有的历史信息,他在十余年的维修工程中总结出随层、随坡、随弯、随旧、随残的“五随”法则,即便是新添配的城砖,势必从特定的砖厂用传统方法烧制而成,保证符合维修所需城砖标准。所选的白灰不仅要质优,还必须采用九浆十八灰的传统泼灰工艺熟化。

精细化的工艺背后,还有我们看到不到的施工艰辛。在工程开启之初,此段长城修缮难度十分大。程老解释“由于二期长城从半山腰起,山路狭窄且陡峭异常,只能靠骡子将维修用的砖石和其他物料驮运到长城脚下的临时存料点,再靠工人将砖石背到维修地点。每块城砖重30斤,每个人每次最多只能背两块。而这一路的海拔落差近400米”。

下山的工人与骡子

途径程老介绍的这段山路与长城脚下的临时存料点,我们来到了151号敌楼维修现场。敌楼主体已修缮完成,通过畅通排水道、补砌挡水墙,并在拱券内墙体设施加固槽钢,使裂缝的墙体得以稳固,维修保留了敌台已经残缺的样貌,砌体结构安全了,同时实现了最小干预排除隐患的目标。结合现场的工程收尾工作,施工人员还向我们展示了砖墙补砌的方法与步骤。程老指着敌台北侧地面砖上保留的划线格子,告诉我们这是当时戍守士卒闲暇时对弈的棋盘,是展现长城故事的重要遗迹。

施工现场正在补砌墙体的工人们

据传是古时戍守士兵留下的棋盘

我们继续前行,一路上程老笃定地说我们应该看不出哪儿一侧是整修过的墙体,因为维修时他们没有添一块新砖,只是把散落在周围的旧砖按照古时工艺重新砌好,维修的术语称“归安”。墙顶保留了一些树木。主要是担心大范围清理树根会对墙体带来新的损伤,因此将一些树木留了下来。向西行走,登上了154号敌台,即称“北京结”,马上感到眼前豁然开朗。三道不同方向的长城墙体交汇于此,向东是“鹰飞倒仰”,向北经过西大墙长城可达延庆九眼楼,向西则是磨石口。在这儿我们真正感受到了“北京结”险要的军事地位,以及箭扣长城惊、险、奇、特、绝、野的特点。

北京向北结遥望九眼楼

墙顶留下的树木